生肖时时彩开奖
 


 

溫太真玉鏡臺


溫太真玉鏡臺

第一折

(老旦扮夫人引梅香上,詩云)花有重開時,人無再少日。生女不生男,門戶憑誰立?老身姓溫,夫主姓劉,早年辭世。別無兒男,止生得一個女兒,小字倩英。年長一十八歲,未曾許聘他人。夫主在日,教孩兒讀書,老身如今待教他寫字扶琴,只是無個好明師。我有個侄兒溫嶠,見任翰林學士,今將老身子母搬取來京舊宅居住,說道要來拜望老身。梅香。門首覷者,只等學士來時,報復我知道。(梅香云)理會的。(正末扮溫嶠上,云)小官姓溫名嶠,字太真,官拜翰林學士。小官別無親眷,止有一個姑娘,年老寡居,近日取來京師居住。連日公衙事冗,不曾拜候。今日稍閑,須索拜候一遭。我想方今賢臣登用,際遇圣主,覷的富貴容易。自古及今,那得志與不得志的,多有不齊。我先將這得志的說一遍則個。(唱)

【仙呂】【點絳唇】車騎成行,詣門稽顙,來咨訪。無非那今古興亡,端的是語出人皆仰。

【混江龍】也只為平生名望,博得個望塵遮拜路途旁。出則高牙大纛,入則峻宇雕墻。萬里雷霆驅號令,一天星斗煥文章。威儀赫奕,徒御軒昂。喜時節鹓鸞并簉,怒時節虎豹潛藏。生前不懼獬豸冠,死來圖畫麒麟像;何止是析圭儋爵,都只待拜將封王。(云)卻說那不得志的,也有一等。(唱)

【油葫蘆】還有那苦志書生才學廣,一年年守選場,早熬的蕭蕭白發滿頭霜;幾時得出為破虜三軍將,入為治國頭廳相?只愿的圣主興,世運昌;把黃金結作漫天網,收俊杰,攬賢良。

【天下樂】當日個誰家得鳳凰?翱也波翔,在那天子堂,爭知他朝為田舍郎?傅說呵在版筑處生,伊尹呵從稼穡中長,他兩個也不是出胞胎便顯揚。(云)雖然如此,那得志不得志的,都也由命不由人,非可勉強。(唱)

【那吒令】他每都恃著口強,便儀秦呵怎敢比量?都恃著力強,便賁育呵怎敢賭當?元來都恃著命強。便孔孟呵也沒做主張。這一個是王者師,這一個是蒼生望,到底捱不徹雪案螢窗。

【鵲踏技】只落的意彷徨,走四方;昨日燕陳,明日齊梁。若不是聚生徒來聽講,怎留得這詩書萬古傳芳?

(云)我今日也非敢擅自夸獎,端的不在古人之下。(唱)

【寄生草】我正行功名運,我正在富貴鄉。俺家聲先世無誹謗,俺書香今世無虛誑,俺功名奕世無謙讓,遮莫是帽檐相接御樓前,靴蹤不離金階上。

【幺篇】不枉了開著金屋,空著畫堂。酒醒夢覺無情況,好天良夜成虛曠,臨風對月空惆悵。怎能夠可情人消受錦幄鳳凰衾,把愁懷都打撇在玉枕鴛鴦帳!

(云)一頭說話,早來到姑娘門首。梅香,報復去,說溫嶠特來問候。(梅香報科,云)報的奶奶得知,有溫嶠在于門首。(夫人云)老身恰才說罷,學士真個來了。道有請!(梅香云)請進。(正末做見科)(夫人云)學士,王事勤勞,取個坐兒來,教學士穩便;一面將酒來,與學士遞一杯。(梅香云)酒在此。(夫人云)學士,滿飲一杯!(正末接飲科)(夫人云)梅香,繡房中叫小姐來拜見學士咱。(梅香云)小姐,有請。(旦扮倩英上,云)妾身倩英,正在房中習針指;梅香說母親在前廳呼喚,不知有甚事,須索走一遭去。(做見科,云)母親,叫孩兒有甚事?(夫人云)孩兒,喚你來無別事,只為溫家哥哥在此,你須拜見。(旦云)理會的。(夫人云)且住者,休拜!梅香,前廳上將老相公坐的栲栳圈銀交椅來,請學士坐著,小姐拜見。(正末云)老相公的交椅,侄兒如何敢坐?(夫人云)學士休謙,"恭敬不如從命"。(正末云)謹依尊命。(夫人云)小姐,把體面拜哥哥者。(旦做拜科)(正末做欠身科)(夫人云)妹妹拜哥哥,豈有欠身之理?(正末云)禮無不答,焉可坐受?(夫人云)好一個有道理的人也。(正末背云)是好一個女子也呵!(唱)

【六么序】兀的不消人魂魄,綽人眼光?說神仙那的是天堂?則見脂粉馨香,環佩丁當,藕絲嫩新織仙裳,但風流都在他身上,添分毫便不停當。見他的不動情,你便都休強,則除是鐵石兒郎,也索惱斷柔腸!

【幺篇】我這里端祥他那模樣:花比腮龐,花不成妝;玉比肌肪,玉不生光。宋玉襄王,想像高唐,止不過魂夢悠揚,朝朝暮暮陽臺上,害的他病在膏盲;若還來此相親傍,怕不就形消骨化,命喪身亡!(夫人云)梅香,將酒來。小姐與哥哥把盞。(旦奉酒科,云)哥哥,滿飲一杯。(做遞酒科)(正末唱)

【醉扶歸】雖是副輕臺盞無斤兩,則他這手纖細怎擎將?久立著神仙也不當。你待把我做真個的哥哥講.我欲說話別無甚伎倆,把一盞酒瀽一半在階基上。

(夫人云)老身欲教小姐寫字彈琴,爭奈無個明師;學士肯看老身薄面,教你妹子彈琴寫字?(正末云)姑娘在上,據你侄兒所學,怎生教的小姐?(夫人云)學士體謙。梅香,取歷日來,教學士選個好日子,教小姐彈琴寫字。(正未云)溫嶠今日出來時,有別勾當.也曾選日子,來日是個好日辰。(唱)

【金盞兒】來日不空亡,沒相妨。天生壬申癸酉全家旺,不比那長星赤口要提防。大綱來陰陽偏有準,擇日要端詳;豈不聞成開皆大吉,閉破莫商量。(夫人云)既如此,就是明日,要勞動學士者。(正末云)謹依尊命!明日溫嶠自來。但溫嶠無學,怎生教的小姐?(夫人云)學士休得推辭,只看你下世姑夫的面皮,教訓女孩兒則個。(正末唱)

【醉中天】白日短,無時晌,兼夜教,正更長,便誤了翰林院編修有甚忙?我待做師為學長,拚的個十分應當,再無推讓,早收拾幽靜書房。

(夫人云)梅香,伏待小姐辭別了哥哥,回繡房去。(旦云)理會的。(拜科,下)(夫人云)多謝學士,幸不違阻,是必明日早見(正末云)敢不惟命!(唱)

【賺煞尾】恰才立一朵海棠嬌,捧一盞梨花釀,把我雙送入愁鄉醉鄉。我這里下得階基無個頓放,畫堂中別是風光。恰才則掛垂楊一抹斜陽,改變了黯黯陰云蔽上蒼。眼見得人倚綠窗,又則怕燈昏羅帳,天那,休添上畫檐間疏雨滴愁腸。(下)

(夫人云)學士去了也。梅香,便收拾萬卷堂,來日是吉日良辰。請學士來教你小姐彈琴寫字。收拾的停當時,可來回我話。(詩云)只因愛女要多才,收拾書堂待教來。(梅香詩云)從來男女不親授,也不是我把引賊過門胡亂猜。(同下)


第二折

(老夫人上,云)昨日選定今日是吉日良辰。梅香,門首覷者,則怕學士來時,報我知道。(梅香云)理會的。(正末上,云)姑娘選定今日好日辰,不曾衙門里去。肯分的姑娘又來請;便不來請,我也索去。可早來到門首。梅香,報復去,道溫嶠來了也。(梅香報科,云)溫學士來了。(夫人云)道有請。(梅香云)請進。(正末做見科)(夫人云)今日學士怎生來的恁早?(正末云)為領尊命,教小姐琴書,就不曾到衙門去。(夫人云)因為老身薄面,誤了學士公事,老身知感不盡。梅香,快請小姐出來拜學士者。(梅香云)小姐,有請。(旦上,云)妾身正在繡房中,聽的母親呼喚,須索見去。(做見科)(夫人云)倩英,你拜哥哥!今日為始,便是你師父了也。(旦做拜科)(正末背云)小姐比昨日打扮的又別,真神仙中人也!(唱)

【南呂】【一枝花】藕絲翡翠裙,玉膩蝤蠐頸;妲己空破國,西子枉傾城。天上飛瓊,散下風流病。若是寢正濃,夢乍醒,且休問斜月殘燈,直睡到東窗口影。

(云)將琴過來,教小姐操一曲咱。(旦學操琴科)(正末唱)

【梁州第七】兀的不可喜煞羅幃繡幕,風流煞金屋銀屏!這七條弦興亡禍福都相應,端的個圣賢可對,神鬼堪驚;俗懷頓爽,塵慮皆清。一弄兒指法冷冷,早合著古操新聲。金徽彈流水潺湲,冰弦打余音齊整,玉纖點逸韻輕盈。聰明,怎生得口訣手未到心先應!海棠色、惠蘭性,想天地全將秀結成,一團兒智巧心靈。

(夫人云)再操一遍,則怕還有不是處,教學士聽,有不是處再教。(正末唱)

【牧羊關】縱然道肌如雪、腕似冰,雖是一段玉,卻是幾樣磨成:指頭是三節兒瓊瑤,指甲似十顆水晶。穩坐的有那穩坐堪人敬,但舉動有那舉動可人憎。他兀自未揎起金衫袖,我又早先聽的玉釧鳴。(夫人云)小姐,彈琴不打緊;須裝香來,請哥哥在相公抱角床上坐,著小姐拜哥哥。"一日為師,終身為父。"學士教小姐寫字者。(旦寫字科)(正末云)腕平著,筆直著。小姐,不是這等。(正末起把筆捻旦手科)(旦云)是何道理,妹子跟前捻手捻腕!(正末云)小生豈有他意?(夫人云)小鬼頭,但得哥哥捻手捻腕,你早十分有福也。(旦云)"男女七歲,不可同席。"(夫人笑科,云)哥哥根前掉書袋兒。(正未唱)

【隔尾】你便溫柔起手里須當硬,我呆想望迎頭兒撇會清,恰才輕搘著春蔥盡僥幸。(帶云)似這等酥蜜般搶白,(唱)遮莫你罵我盡情,我斷不敢回你半聲,也強如編修院里和書生每廝強挺。(云)小姐,不是了也。腕平著,筆直著。(旦怒云)哥哥,你又來也。(正末唱)

【四塊玉】兀的紫霜毫燒甚香,斑竹管有何幸,倒能勾柔荑般指尖擎。只你那纖纖的手腕兒須索平正。我不曾將你玉筍蕩,他又早星眼睜,好罵我這潑頑皮沒氣性。

(夫人云)小姐,辭了哥哥,回繡房云。(旦拜科,下)(正末云)溫嶠更衣去咱。(做行科,云)見小姐下的階基,往這里去了。我只見小姐中注模樣,不曾見小姐腳兒大小。沙土上印下小姐腳蹤兒。早是我來的早,若來的遲呵,一陣風吹了這腳跡兒去,怎能勾見小姐生的十全也呵!(唱)

【牧羊關】婦人每鞋襪里多藏著病,灰土兒沒面情,除底外四周圍并無余剩。幾般兒窄窄狹狹,幾般兒周圍正正。幾時迤逗的獨強性,勾引的把人憎。幾時得使性氣由他呲,惡心煩自在蹬。

(帶云)小姐去了也。幾時得見,著小官撇不下呵!(唱)

【賀新郎】你便是醉中茶,一啜曛然醒。都為他皓齒明眸,不由我使心作幸。待尋條妙計無蹤影,老姑娘手把著頭梢自領。索甚么囑咐叮嚀,似取水垂轆轤,用酒打猩猩。到這里惜甚廉恥,敢傾人命!休、休、休,做一頭海來深不本分,使一場天來大昧前程。

【隔尾】他藉妝梳顏色花難并,宜環佩腰肢柳笑輕,一對不倒踏窄小金蓮尚古自剩。想天公是怎生?這世情,教他獨占人間第一等。

(正末回科)(夫人云)學士穩便。老身有句話:想小姐年長一十八歲,不曾許聘他人,翰林院有一般學士,煩哥哥保一門親事。(正末背云)小官暗想來,只得如此;若不恁的呵,不濟事。(做向夫人云)姑娘,翰林院有個學士,才學文章,不在侄兒之下。(夫人云)似你這般才學少有。那學士多大年紀,怎生模樣?哥哥,你說一遍。(正末唱)

【紅芍藥】年紀和溫嶠不多爭,和溫嶠一樣身形;據文學比溫嶠更聰明,溫嶠怎及他豪英?保親的堪信憑,搭配的兩下里相應。不提防對面說才能,遠不出門庭。

【菩薩梁州】古人親事,把閨門禮正。但得人心至誠,也不須禮物豐盈。點燈吃飯兩分明:緱山無夢碧瑤笙,玉臺有主菱花鏡。更有場大廝并,月夜高燒絳蠟燈,只愁那煩擾非輕!

(云)溫嶠與那學士說成,擇定日子同來。(夫人云)多勞學士用心。(正末做出門笑科,云)溫嶠,你早則"人生三事"皆全了也。(虛下,將砌末上科)(做見夫人科,云)告的姑娘得知,適才侄兒徑去與那學士說了。今日是吉日良辰,將這玉鏡臺權為定物;別使官媒人來通信,央您侄兒替那學士謝了親者。(唱)

【煞尾】俺待麝蘭腮、粉香臂、鴛鴦頸,由你水銀漬、朱砂斑、翡翠青。到春來小重樓策杖登,曲闌邊把臂行,閑尋芳、悶選勝。到夏來追涼院、近水庭,碧紗廚、綠窗凈,針穿珠、扇撲螢。到秋來入蘭堂、開畫屏,看銀河、牛女星,伴添香、拜月亭。到冬來風加嚴、雪乍晴,摘疏梅、浸古瓶,歡尋常、樂余剩。那時節、趁心性,由他嬌癡、盡他怒憎,善也偏宜、惡也相稱。朝至暮不轉我這眼睛,孜孜覷定,端的寒忘熱、饑忘飽、凍忘冷。(下)

(官媒上,詩云)"析薪如何,匪斧弗克。娶妻如何,匪媒弗得。"自家是個官媒。溫學士著我去老夫人家說知:選吉日良辰,娶小姐過門。可早來到也。無人報復,我自過去。(做見科,云)老夫人磕頭!(夫人云)媒婆何來?(官媒云)奉學士言語,著我見老夫人,選日辰娶小姐過門。(夫人云)是那個學士?(官媒云)是溫學士。(夫人云)他是保親的。(官媒云)他不是保親的,則他是女婿。(夫人云)何為定物?(官媒云)玉鏡臺便是定禮。(夫人云)有這等事?我把這玉鏡臺摔碎了罷!(官媒云)住、住!這玉鏡臺不打緊,是圣人御賜之物;不爭你摔碎了,做的個大不敬,為罪非小。(夫人云)嗨,吃他瞞過了我也!梅香,便說與小姐知道,收拾停當,選定吉日,送小姐過門去罷。(下)

第三折

(正末引贊禮、鼓樂上)(贊禮唱和,詩云)一枝花插滿庭芳,燭影搖紅晝錦堂。滴滴金杯雙勸酒,聲聲慢唱賀新郎。請新人出廳行禮!(梅香同官媒擁旦上)(正末唱)

【中呂】【粉蝶兒】怕不動的鼓樂聲齊,若是女孩兒不諧魚水,我自拖拽這一場出丑揚疾。安排下佯小心,裝大膽,丹方一味:他若是皺著雙眉,我則索牙床前告他一會。

(云)媒婆,你遮我一遮,我試看咱。(官媒云)我遮著,你看。(正末做看科)(旦云)這老子好是無禮也!(正末唱)

【紅繡鞋】則見他無發付氳氳惡氣,急節里不能勾步步相隨。我那"五言詩作上天梯",首榜上標了名姓,當殿下脫了白衣,今夜管洞房中抓了面皮。(云)媒人,待咱大了膽過去來。(唱)

【迎仙客】到這里論甚使數,問甚官媒?緊逐定一團兒休廝離。和他守何親,等甚喜?一發的走到跟底。大家吃一會沒滋味。

(旦云)兀那老子,若近前來,我抓了你那臉!教他外邊去!媒婆,你來。我和你說:這老子當初來時節,俺母親教小姐拜哥哥,他曾受我的禮來。(官媒云)學士,小姐說:起初時,他曾拜你做哥哥,你受過他禮來。(正末云)我那里受他禮來?你與小姐說去。(官媒云)小姐,學士說:那里受你禮來?(旦云)在俺先父銀栲栳圈交椅上坐著,受我的禮來。(官媒云)小姐說:學士在他老相公栲栳圈銀交椅上受他禮來。(正末唱)

【醉高歌】我見他姿姿媚媚容儀,我幾曾穩穩安安坐地?向旁邊踢開一把銀交椅,我則是靠著個栲栳圈站立。

(旦云)媒婆,你來。他又受我的禮來。(官媒云)學士,小姐說:你又受他的禮來。(正末云)我那里又受他禮來?(官媒云)小姐,學士說:他那里又受你的禮來?(旦云)這老子!俺母親著我彈琴寫字,他坐在俺先父抱角床上,我拜他為師來!(官媒云)學士,小姐說:學彈琴寫字,拜你為師,你在老相公抱角床上受他禮來。(正末唱)

【醉春風】我坐著窄窄半邊床,受了他怯怯兩拜禮;我這里磕頭禮拜卻回席,刬地須還了你、你。便得些歡娛,便談些好話,卻有那般福氣。(旦云)媒婆,你說與他去,我在正堂中做臥房,教他再休想到我跟前;若是他來時節,我抓了他那老臉皮,看他好做得人!(官媒云)學士,小姐說來,他在正堂中做臥房,教你休想到他跟前;若是你來時節,他抓了你老臉皮,教你做人不得。(正末唱)

【紅繡鞋】正堂里夫人寢睡,小官在書房中依舊孤忄西。遮莫待盡世兒不能勾到他這羅幃,人都道劉家女被溫嶠娶為妻,落得個虛名兒則是美!(云)將酒來,我與小姐把盞咱。(正末把酒科)(旦云)我不吃。(官媒云)小姐接酒。(正末唱)

【普天樂】初相見玉堂中,常想在天宮內,則索向空閑偷覷,怎生敢整頓觀窺?得如今服侍他,情愿待為奴婢。廚房中水陸烹炮珍羞味,箱柜內無限錦繡珠翠。但能勾與你插戴些首飾,執料些飲食,則這的我早福共天齊。

(旦做瀽酒科,云)我不吃。(正末唱)

【滿庭芳】量這些值個甚的!忒斟得金杯瀲滟,因此上把宮錦淋漓,大人家展污了何須計。只要你溫夫人略肯心回,便瀽到一兩甕香醪在地,澆到百十個公服朝衣!今夜里我早知他來意,酒淹得袖濕,幾時花壓帽檐低?

(官媒云)這小姐則管不就親,做的個違宣抗敕哩!(正末云)媒婆,休說這般話!(唱)

【上小樓】休提著違宣抗敕,越逗的他煩天惱地。你則說遲了燕爾,過了新婚,誤了時刻;你說領著省事,掌著軍權,居著高位;又道會親處倚官挾勢。(云)我則索哀告你個媒婆,做個方便者。(做跪科)(官媒云)學士,你為何在老身跟前下禮?(正末唱)

【幺篇】我"求灶頭不如告灶尾"。為甚我今日媒人跟前做小伏低?教他款慢里勸諫的俺夫妻和會,兀的是羅幃中用人之際。

(官媒云)天色明了也。學士,你先往衙門中去,我自夫人跟前回話去也。(正末云)夫人,你的心事我已知道了。你聽我說。(唱)

【耍孩兒】你少年心想念著風流配,我老則老爭多的幾歲?不知我心中常印著個不相宜,索將你百縱千隨。你便不歡欣,我則滿面兒相陪笑;你便要打罵,我也渾身兒都是喜。我把你看承的、看承的家宅土地,本命神祗。

【四煞】論長安富貴家,怕青春子弟稀,有多少千金嬌艷為妻室?這廝每黃昏鸞鳳成雙宿,清曉鴛鴦各自飛,那里有半點兒真實意?把你似糞堆般看待,泥土般拋擲。

【三煞】你攢著眉熬夜闌,側著耳聽馬嘶,悶心欲睡何曾睡。燈昏錦帳郎何在?香燼金爐人未歸,漸漸的成憔悴還不到一年半載,他可早兩婦三妻。

【二煞】今日咱守定伊,休道近前使喚丫鬟輩,便有瑤池仙子無心覷,月殿嫦娥懶去窺。俺可也別無意,你道因甚的千般懼怕?也只為差了這一分年紀。

【煞尾】我都得知、都得知,你休執迷、休執迷;你若別尋的個年少輕狂婿,恐不似我這般十分敬重你。(同下)


第四折

(外扮王府尹引祗從上,詩云)龍樓鳳閣九重城,新筑沙提宰相行。我貴我榮君莫羨,十年前是一書生。老夫王府尹是也。今有溫學士親事一節,老夫奏過官里,特設一宴,叫做水墨宴,又叫做鴛鴦會,專請學士同夫人赴席。筵宴中間,則教他兩口兒和會。等學士、夫人到時,自有主意。這早晚敢待來也。(正末同旦上,云)今日府尹相公設宴請客,不知何意,須索走一遭去也呵!(唱)

【雙調】【新水令】則為鳳鸞失配累了蒼鶻,今日個玳筵開,專要把鴛鴦完聚。我前面騎的是五花驄,他背后坐的是七香車;人都道這村里妻夫,直恁般似水如魚,兩口兒不肯離了一步。

【駐馬聽】想當日沽酒當壚,拼了個三不歸青春卓氏女;今日膝行肘步,招了個百般嫌皓首漢相如。偏不肯好頭好面到成都,忄敞的我沒牙沒口題橋柱。誰跟前敢告訴,兀的是自招自攬風流苦!

(云)可早來到也。左右,報復去,道溫學士和夫人來了也。(祗從報科,云)溫學士和夫人到于門首。(府尹云)道有請。(見科,府尹云)小官奉圣人的命,設此水墨宴,請學士、夫人呤詩作賦。有詩的,學士金鐘飲酒,夫人插金鳳釵,搽官定粉;無詩的,學士瓦盆里飲水,夫人頭戴草花,墨烏面皮。(旦云)學士,你聽者,大人說:你若有詩便吃酒,無詩便吃冷水。你用心著!(正末唱)

【喬牌兒】自從不應舉,何嘗對兩字句?昨日會賓朋,飲到遙天暮,今日酒渴的我沒是處。

【掛玉鉤】恨不的巴到咽喉咽下去。井墜著朱砂玉,與咱更壓瘴氣,涼心經,解臟毒。大人呵他自有通仙術。至如腫了面皮,瘡生眉目,也索蘸筆揮毫,咒水書符。

(府尹云)若無詩呵,學士罰水,夫人頭戴草花,墨烏面皮。(正末唱)

【川撥棹】這官人待須臾,休恁般相逼促。你道是傅粉涂朱,妖艷妝梳。貌賽過神仙洛浦,怎好把墨來烏?

(旦云)學士,著意吟詩;無詩的吃水,墨烏面皮,甚么模樣!(正末云)休叫學士,你叫我丈夫。(旦云)無計所奈,則索喚丈夫。丈夫,須要著意者!(正未唱)

【豆葉黃】你在黑閣落里欺你男兒,今日呵可不道指斥鑾輿,也有禁住你限時,降了你乖處。兩個月方才喚了我個丈夫,雖不曾徹膽歡娛,蕩著皮膚,剛聽的這一聲嬌似鶯雛,早著我渾身麻木。(旦云)丈夫,你知道么?倘或罰水,烏墨搽面,教我怎了?(正末唱)

【喬牌兒】如今便面上筆落處,也則是浮抹不生住。咱自有新合來澡豆香芬馥,到家銀盆中洗面去。(旦云)丈夫,著意吟詩!(正末唱)

【掛玉鉤】我從小里文章不大古,年老也還有甚詞賦?則道我沉醉黃公舊酒壚,怎知我也有妝幺處。見他害恐懼,我倒身無措。且等他急個多時,慢慢的再做支吾。

(府尹云)學士,請吟詩者。(正末云)小官就吟。(旦云)丈夫,你要著意者!(正末云)夫人放心。(唱)

【水仙子】須聞得溫嶠不塵俗,明知道詩書飽滿腹,那里是白頭把你青春誤?就嫌的我無地縫鉆入去。少甚么年少兒夫?這一個眼灌的自鄧鄧,那一個臉抹的黑突突,空恁般綠鬢何如?

(旦云)學士吟詩波,休似吃涼水的。(正末云)夫人,我吟的詩好呵,你肯隨順我么?(旦云)你若吟得詩好,我插金釵、飲御酒,我便依隨你。(正末云)夫人,你請放心者。(唱)

【甜水令】我如今舉起霜毫,舒開繭紙,題成詩句,待費我甚工夫!冷眼偷看這盆涼水,何須憂慮,只當做醒酒之物。

【折桂令】想著我氣卷江湖,學貫珠璣,又不是年近桑榆,怎把金馬玉堂、錦心繡口,都覷的似有如無?則被你欺負得我千足萬足,因此上我也還他佯醉佯愚。(旦云)丈夫,著意吟詩!倘罰水,墨烏面皮,教我怎了?(正末唱)他如今做了三謁茅廬,勉強承伏。軟兀刺走向前來,惡支煞倒褪回去。(正末吟詩科,云)不分君恩重,能憐玉鏡臺。花從仙禁出,酒自御廚來。設席勞京尹,題詩屬上才。遂令魚共水,由此得和諧。(府尹云)溫學士,不枉了高才大手,吟得好詩!賜金鐘飲酒,夫人插鳳頭釵,搽官定粉。(旦喜科,云)學士,這多虧了你也!(正末云)夫人,我溫嶠何如?(府尹云)夫人,你肯依隨學士么?(旦云)妾身愿隨學士。(府尹云)既然夫人一心依隨學士,老夫即當奏過官里,再準備一個慶喜的筵席。(正末唱)

【雁兒落】你暢好是吃贏不吃輸,虧的我能說又能做。你只要應承了這一首詩,倒被我勒掯的情和睦。

【得勝令】呀,兀的不是一字一金珠,煞強似當日嚇蠻書。你著寶釵簪云鬢,我著金杯飲醁醑。山呼,共謝得當今主。嬌姝,早則不嫌我老丈夫。(府尹云)人間喜事,無過夫婦會合。就今日殺羊造酒,安排慶喜筵席,送學士、夫人還宅去。(詩云)金尊銀燭啟華筵,一派笙歌徹九天。若非恩賜鴛鴦會,焉能夫婦兩團圓?(正末拜謝科)(唱)

【鴛鴦煞】從今后姻緣注定姻緣簿,相思還徹相思苦。剩道連理歡濃,于飛愿足。可憐你窈窕巫娥,不負了多情宋玉。則這琴曲詩篇吟和處,風流句,須不是我故意虧圖,成就了那朝云和暮雨。

題目王府尹水墨宴

正名溫太真玉鏡臺


新華字典查詢提示 提示:不明白的漢字去新華字典搜索下。  


【注釋賞析】

如果您認為還有待完善,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,請編輯它

貢獻者


 

  •   鑒賞、評論:

評論請先登錄


生肖时时彩开奖 奇兵电竞比分直播 雪缘园世界杯 北京快3 快乐12 天津11选5 四川快乐12 7m.cn即时比分 澳门博彩即时赔率 大赢家即时比分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多的获胜吗 竞彩比分500没有人聊天了吗 腾讯分分彩 国际足球直播表 篮球比分直播188分 杭州绿城足球直播 奥运男子网球比分直播